君莫思

瘫。

【叶修生贺】Safe and Sound

好棒好棒……

星尘深处🍃:

抱紧女神!我爱这篇文!
真是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总之一句话!我队长是世界上最值得爱的人!我女神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姑娘!


茶书柚:



这是个突发!之前那个没写完的明儿再写!【x




BGM  →  Safe and Sound




---------------------








【叶修生贺】Safe and Sound








天升地降,暮色四合。




太阳风吹起一支歌。




结局在无数世界上演,




是你么?是我么?




――与星辰擦肩而过。








――沃·兹基硕德








1




鸽哨让人微微眩晕,群鸟飞向夕阳深处。




人,金钱,欲望和情怀也奔流而去,像滂沱大雨注入立马特河。




L君夹着皮包从办公楼走出,沿着班霍夫大街,去往他习惯乘坐的Tram车站。八月份的苏黎世开始平稳向秋季过渡,白日干燥温暖,夜间则泛出些微微凉意。他披上手里拿着的亚麻色西装,伸展手臂看了看表,离下一班车还有五分钟不到。




站在车牌的阴影下,对面远远可见教堂高高的尖顶。金发碧眼的人从他身边穿过,操着浓重口音的德语,大声地约定今夜去哪里喝酒,或来一顿芝士火锅。贵妇人们结伴经过,还穿着旧时带裙撑的长裙,手里拎着坤包和阳伞,要挡住今日最后那一点儿阳光。她们身侧是巧克力店的橱窗,深厚的香气飘出来――各种口味的巧克力球摆在色彩各异的纸盒里,等待笑容鲜亮的女孩子们结伴前来。




一切都没有什么变化。等到冬季降临,便是定居这个城市的第三年。




Tram开来,踏板缓缓放下与石子路平齐。




少年蹦跳,老人蹒跚,他夹在上车的队伍中间。








L君在国内知名大学的金融系毕业,而后留学两年,选择到他梦想的城市苏黎世工作。




理由?其实很简单。“这么美的金融中心我只知道这里,学渣都有点浪漫情怀。”他说。




但少年在哪里不会经历妥协呢?三年里面,夜里的灯灭了无数次又点亮,走过来的时光孑然一身。改变了多少也不得而知,人只要能得到片刻清醒,就不会记恨咖啡的苦味。而缅怀又有什么作用?几千个日夜,喜欢的竞技节目,喜欢的选手,都有许多人入座离席。恐怕连自己的信念也难以维系,只能不回头地向前走。




但他相信,有人能坚持十年低谷生息再登巅峰,那么他一定也可以。




在车上找到位置坐下来,他拿出手机,刷到荣耀世界邀请赛的文字直播。








中国队的选手已经上场,他们正在与对手荷兰队依次握手。




而他们的领队叶修,此刻正坐在场下。








他切出直播画面,打开一直喜欢看的知乎。刷到第一个问题。




“喜欢一个偶像是怎样的体验?”








2




B市的深夜,一点也不像深夜。




E君从耳机喧哗的音乐里抬起头来,重新盯向电脑屏幕的报表。办公室空空的,在刚才站起来放松的时间,她已经试过打开所有的灯,或关上除自己工位以外的灯。无论哪种方法,都让办公室显得更加空荡。也只好继续沉在音乐里,希望报表快点做完,或者这个深夜赶紧过去。








她伸手把水杯够过来,又撕开一条速溶咖啡倒了进去。




其实知道已经不能再保持清醒。








她并不是财务专业毕业,只是B市中流学校文科专业的应届生。有点小才华,能写小文章,思维尚算灵活,平日除了看书写字听歌,也爱在宿舍打打游戏。其中最喜欢的,还是荣耀。




那时她玩游戏的经验还不太多,只想选一个与现实中的自己差别最大的,看来看去决定了刺客。




生活总会磨平人的锋芒,希望在游戏里不会。看着官网上的职业介绍、副本攻略,那唯快不破的招式,极易点燃疲惫的人最英雄主义的梦想。




打开设置界面,点击确定,作为刺客的第一轮征程就此开始。








可我们都不知道,比唯快不破用得更多、更多、更多的招式,是看破不说破。








从新手村出来,加野队刷的第一个副本,她一败涂地。




更不要说竞技场,“刺客不快,PK最爱”。作为游戏中相对少见的女玩家,她没得到太多照顾,反而因为是十区新手,遭到了不少肆无忌惮的嘲笑。




“小白就是小白,那么慢用什么刺客。”




“不会就练好了再来,没人有空在这里等你。”




“算了算了,新区嘛。”








她没有说话,默默地退了队。抿着嘴唇,决定换一个地方重新开始。




没有特意去选哪个队,因为自己的水准,并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和她后来找工作时候的窘境一样,有时候,随波逐流也是一种身不由己。








加进新队之后,光是一列上过电视的名字,就让她惊讶得心脏开始狂跳。哪怕游戏经验不多的她,也知道这些人刚刚刷新了蜘蛛洞穴副本的记录。




而蜘蛛洞穴,就是她一败涂地的那个副本。




“大神!”她脱口而出。








很遗憾但也在意料之中,那几场副本对提高游戏技术并没有太大帮助。更何况,比起那位“高手兄”后来掀起的滔天巨浪,副本记录只是小小的水花而已。在整个副本中,她表现得很乖巧,指哪打哪,所以也没有人知道,和“高手兄”的第一场副本,她是哭着打完的。




也不能怪那些揶揄讽刺过她的所谓“老手”,毕竟对于网络,更多人以“舒服”作为行事基准,很少去考虑在一个未知的特定环境下,自己的言行会造成什么影响。那时候她面临着选择毕业进路的压力,游戏成了唯一一个可以逃避的世界。不幸也万幸的是,刚刚踏进去不久,这个世界用最温和的方式提醒了她,哪怕是虚拟位面,也没有不弱肉强食的时候。




同样,在虚拟和现实一并锋芒毕露的时候,也总会有温柔的人,与你擦肩而过。




让你所有的坚强分崩离析,它们重新浇筑,让你有勇气面对更多寒冷的黑夜,苦涩的咖啡,熬红的双眼,你知道现在和未来就在那里。








如他们所料,“高手兄”很快消失在很远很远的地方。




而她留在那位高手的公会,经常和第一次副本的战友,田七月中眠他们一起游戏,聊起那段自天骤降的传奇。




“你后来是不是觉得,和技术再好的人一起下副本都没啥感觉了?哈哈,起点太高了吧。”




“其实我忘了诶”,她打出一个大汗的表情。




却微微地湿了眼眶。








算了算时差,她打开荣耀联盟的网页。准备看看单人赛第一场的结果,然后继续做报表。




“高手兄”现在在指导他们,还是坐在场下呢。




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已经那么久没玩荣耀了。








突然手机“叮当”一声,是消息提示。




“用户LinZurich 回答了您的问题’喜欢一个偶像是怎样的体验?’。”




点开详细内容,只有一句话。




“我的所有决定,全部出于自己,又全部与他有关。”








3




荣耀美国服务器。




屏幕上闪出大大的“荣耀”二字时,A君还沉浸在周泽楷单人赛的精彩表现里,早忘了关注战场里自己的血条,攻击也多次打空。




“都在看比赛,我们何苦心不在焉地自己为难自己”。竞技场的对手也是了然他走神的原因,此时笑道,“不如你去看比赛,我也去干点别的。”




“不行啊我也就是打这么一局提神,等下这个函数写不完,老板不拆了我的库才怪。”




“别扯了,告诉你搬砖也需要灵感,math库是一门玄学,你不玩够了就去写,铁定要报错。”




“滚蛋。”




“不信拉倒。”




“那你为什么不看?”




“有我老熟人,我忧伤。”




“你就吹吧。”








对面的A君已经离开房间,吴雪峰推开键盘,自己也活动了一下手臂。




这个老A,是他来美国多年里遇到最强的对手。第一次PK,就几乎能逼出他的全力。




那时他以一层血皮险胜,比赛结束之后揉着酸痛的双手,他第一次苦笑着摇了摇头。究竟是对手强,还是自己弱,离开荣耀实战的舞台多年,判断的界限已经慢慢模糊。




他的气功师号也早已不再叫气冲云水,在美服换了个烂大街的名字,多次被同胞和美国小伙子们吐槽,这么好的一身装备,和名字实在不配套。




老A是个战斗法师,吴雪峰第一次遇见他并不是在竞技场,是在野外被卷入一场野战。




可巧,老A当时的对手也是个拳法家。两人势均力敌,各自一往无前,气势当仁不让。




吴雪峰有点迟疑要不要帮忙,但身体记忆实在太忠实,下一秒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了战斗法师边上。念气罩、抓取、半途取消再走位,卡住对方再做攻击,怎么让拳法家最难受,他可是和那家伙讨论磨合练习过数不清的日夜。说来也神奇,老A不知是早有准备还是灵光一现,竟然和他配合得默契无间。




吴雪峰操作的手几乎要出现颤抖,如果不是他清楚地知道,对方的技术,顶多是个刚离家出走的一叶之秋。但他不想相信,他那一刻几乎是站在故乡,站在荣耀的决赛场上。




这些老A可不知道,事后他把吴雪峰在世界频道夸得义薄云天,言辞夸张宛如黄飞鸿现世,而他是医馆门口病入膏肓的平民百姓。




吴雪峰不置一词,只拉老A进竞技场打了一仗。




他“啊啊啊啊啊你怎么刚救我就要打架”地应了战,从此两人就成了长年对手加搭档。








但无论是老A还是吴雪峰,都对自己的水准相当有数。




老A是个程序员,在美国刚刚站稳了脚跟,从来没有想过去当职业选手。




而吴雪峰更看过太多更迭,他早知道自己和当年那个明亮得耀眼的小队长,早就离那几个年头太远太远。退役之后,他很少与现役选手们联系,山长水阔,生活忙碌,只看见那些鲜亮的背影就足够激励。




不需要再看见历历在目的艰辛,他就这么走进另半分世界,像用陌生的口吻去叙述熟悉的故事,也像在敲击一张沾满灰尘的键盘,会留下痕迹在手上,但痕迹只是痕迹而已。




嘉世也好,兴欣也好,他从来没有以这样的角度这样看过。




看精兵强将败如山倒,海啸将沉船卷入肚腹。




王朝在铁丸铜汁中倒塌,少年懵懂的双眼亮出火星。




落魄的好友远走风雪之中,远走到他看不清的地方。




然后少年和旧友承担一样惊涛骇浪的风险,沿悬崖低谷的历历掌纹,从不同的地方拔地而起。让他看见每一场比赛的录像,就反射到每一个操作,那疯狂的熟稔和怀念让他的血液滚沸,让他几乎回到烈火之中,身边是最强大的队友,而他自己,是另一半的光芒万丈。








然而,终归是太远了。




这么远,这么决绝,也这么眷恋。








老A密他一条消息。




“你其实是当年嘉世的粉吧?”




吴雪峰对着这条消息看了一会,回复道:




“是啊。”




“嘿嘿,我也是。”老A满足地说着,给自己关注的知乎问题下面刷刷点了一排赞。








4




V君在S市上大学,陪朋友看了一场轮回的比赛之后彻底沦为铁杆脑残粉,后来最热衷的活动之一,就是守在场馆门口,往兴欣队长叶修那儿扔水瓶子。








他刚迷上荣耀那会儿,曾经为轮回感到特别不忿。




凭什么在全明星赛场上,周泽楷他们那么惊艳的发挥,都盖不过叶秋的一个什么龙抬头?那天他买的入场票,是用好几个星期辗转快餐甜点冰淇淋店打零工的钱换来的,就为了看一场无关输赢的精彩战斗,更不要说还有机会上台和偶像互动!现在呢,全被一个忘了叫什么名字的新人妹子和叶秋给毁了!




那个妹子终于被轰下来的时候,他和身边前后左右的人都在交头接耳。








打出那个龙抬头的,是嘉世七年队长。三年冠军。




不知怎么今年就退役了,这状态也没下滑呀。




听说有黑幕……




他带着疑惑听完这些耳边风,很快又投入到下一环节的比赛当中去。这是梦寐以求的能近距离看见选手的机会,不想为了任何一个“无关人士”而浪费。同时这也是辛苦劳动换来的成果,每一分每一秒都想贡献给最喜欢的选手。所以,那个龙抬头引起的骚动被他彻底无视了过去。




所以,他也不会知道,在观众席里咬牙切齿埋怨的那个家伙,现在正坐在他几个星期前打工的那家冰淇淋店里。




更不会知道,那个老板口里“衣服松垮但脊梁笔直,一双眼睛特别毒,手也好看的来。带着个挺好看的小姑娘,隔段时间就来吃冰淇淋”的少年,会和打出龙抬头的神秘人重合成一个。




老板和他讲了很多那人的故事,据说他不是S市人,却定期就出现在那家店,说带着的小姑娘是自己妹妹,给她买不同口味的冰淇淋。




“奇怪的咧,一个劲在那里抽烟。话也不多说几句,对他妹妹倒是真好。”




老板不是记性特别好的人,之所以想起那人,对他啰嗦,是因为“那人啊,突然好久好久都没来了。”








V君不知道叶修和自己擦肩而过,却不自觉记住了叶秋的名字。




看比赛是一个积累的过程,你无意识地想知道更多招式背后的故事。你喜欢上一支队伍,便想知道他们从有到无,经历了什么样的艰辛和更迭。有多少人倒在如今的光鲜背后,如果你不想深挖,就再也无缘知道他们的名字。你还会想看看,一个角色经过怎样的打磨,才有今天的风光无限。他是怎样被选手一步步带向顶峰。他们可能初出茅庐一往无前,然后狠狠撞上万仞峭壁,指缝里迸出鲜血的同时,体会到流汗的畅快。哪怕摔下再多次,也坚信巅峰会刻上自己的名字。




你还想知道,他们的敌人是什么样的。你从唾弃偶像的敌人,慢慢转变观念,开始尊敬他们。




因为你的偶像拼尽全力对敌的时候,是他们最锋利、光辉最盛的时刻。照耀你所有的青春。








荣耀第八赛季到第十赛季,正赛和采访,V君一场也没有错过。




一枪穿云和君莫笑战到一起的时候,他屏住呼吸坐在场下看着,曾经全明星赛场上和自己同样近,却没有意识到的两个人。紧张让他忘却了一切,直到屏幕上“荣耀”两个字带着飞溅的血花闪现,才整个人松下来,靠在椅子上,感到莫名的释然。




看着自己的偶像,还有他拼尽全力获得胜利的敌人。




后来他也慢慢知道了那个打龙抬头的家伙“叶修”是什么来头,在现场采访里,他看到叶修退役来到兴欣网吧时住的储物间,看到他们最初训练的场所,以及听到记者亲口说出,叶修是怎样一点一点大海捞针一般,靠着韧劲和运气祸害八方,凑足一支战队,从挑战赛拼命干掉嘉世,一直走到今天,和E君自己的偶像轮回战队,站回到胜利天平的两侧。




现在,这个叶修,无论他过去如何辉煌或落魄,他回来了,亲手打败了无数人的偶像,让许多资深观众不由得说出“十年轮回”。




(虽然后来他还是无法抗拒向叶修喝倒彩和扔水瓶子的乐趣,但是)那一刻,他无法讨厌任何人。








V君从那家冰淇淋店离开的第二天,啰嗦许久的客人就上了门。




更令人诧异的是,老板盯着他看的前几分钟,根本没有认出熟悉的面孔。




他却也不在意,带着妹妹点冰淇淋,聊天,抽烟,吃完,离开。




过往越来越厚,他变了,又完全没变。




你可能失却偶像的任意一段时光,没有人说得清楚。








5




这是另一位E君的故事。重了名字请别见怪。








凌晨。几颗星钻进雾蒙蒙的云,月光透过云边,染出清凉的银色,映着兴欣网络会所六个大字。那里依旧座无虚席,观众们正盯着现场直播苏黎世世邀赛决赛的投影,爆发出又一阵山呼海啸般的欢呼。




E君也是其中一位,与其他观众不同的是,他已经在这兴欣网吧看了许多许多年荣耀。




那时陈果赌气不放嘉世的比赛,惹得很多人愤然离席,他也没有离开。








与其说E君是哪个战队的粉,不如说他是荣耀粉的同时,也是陈果的倾慕者。他刚来这兴欣网吧玩游戏的时候,陈果刚刚接管网吧,因为不了解众多经营手段,和周边其他网吧老板相处也并不和谐,导致大批客流被抢走,几乎一整天门可罗雀。




那天傍晚他走进空无一人的兴欣网吧,就是看中了这里的清静。




但他不知道,打破这清静的,竟然是年轻的小老板娘。她给他开完机器,颤抖着声音报完号码,忍不住趴在桌子上呜呜哭了出来。




E君并不是个好打听他人心事的人,他自己也进入社会多年,知道对陌生人倾诉,可能只会加剧情绪失控。




所以他去拿了一瓶绿茶,钱放在陈果手边,把绿茶盖子拧开也放在近旁。最后拍了拍她的肩膀。




从来不通宵游戏的E君,那晚坐在兴欣网吧一晚,什么都没说没做。七点钟站起身,算钱离开。




从此,哪怕工作再忙,他都会来网吧里坐一会。游戏没什么长进,却也玩成了习惯。本来对荣耀联盟没有太大兴趣,后来慢慢和陈果、和网吧里其他熟客聊天,也知道了嘉世霸图等一系列强队。他还开始带朋友一起来玩,几个好友PK有输有赢,就开始赌点夜宵做彩头。网吧里的小弟小妹看见,也来央求陈果买夜宵,一来二去,主客一堂,俨然相亲相爱一家人。




他始终没把自己真正的目的向陈果说出口,看着兴欣网吧一天天热闹起来,像开了一路的花朵,充满生机延伸向更远更远的地方。他觉得沉默是最好的选择。




这样的时光没有过太久,钢筋水泥的建筑能捱过风吹日晒,却逃不过人心变迁。兴欣网吧周围的小区、写字楼、俱乐部拆了又建,陈果凭借她的坚强、聪明和好人缘,很快带着兴欣网吧一众走上正轨。改变从每天的夜宵伙食开始,渐渐地,网吧工作人员们有了固定的住处,轮换也越来越规律。E君曾经觉得,如果自己做的事情能称为帮忙,那么他早就可以离开了。




但他没有,陈果已经当他是多年回头客和好朋友,他不舍得。




另一个原因是,虽然离青春时代已经很远,但他不得不承认,荣耀让他血脉贲张。




那些夏日里看着投影上角色冲杀、肆意评论说笑,拿着酒瓶赢了干杯输了吹瓶的日子,让他容光焕发得像个少年。他以为自己早已习惯了冷漠和虚与委蛇,是个称职的社会人了。但每次陈果笑话他玩起荣耀时的形象全无,都仿佛在把他躯壳里另一个炽热的灵魂推到他面前。




让他看见,让他承认,让他融合于阔别重逢的激情之中。




这过程当中,他自然也慢慢地被那个据说在这里做过网管的大神吸引了目光。




当然,真的想回过头仔细看的时候,那个大神,还有陈果,还有小唐姑娘、包子等等人都已经不在这里了。他们的背影也消失在了他的视线当中。




老板娘组了个队伍,说要打败嘉世。




才不是,是对面叶秋大神被迫退役,正好撞过来的。




再说了,也不是他们号称要打败嘉世,谁让嘉世自己掉进挑战赛里来着。




听说大神在网游里面狠狠干了一仗,因果皆有报。




你看老板娘和叶修大神他们接受采访了,说目标是冠军。




E君有点高兴,也有点惆怅。当年那个扎马尾辫一脸稚气,看到终于有客人走进来的时候还会哭的小姑娘,怎么就走得那么远了呢。




他还是忍不住,往正在专注看比赛的陈果那儿看了一眼。为了保持投影清晰,网吧里大多数灯都关着,屏幕的光映出她的表情,很紧张,她的手一定握得紧紧的,结束了之后才会感到指甲掐在手心里多疼。








单人和擂台里中国队领先一分,优势微弱。




团队赛旗鼓相当地打进了后半程。




索克萨尔险些被一波带走,但他身边现在除了待时而动的夜雨声烦,还有枪林弹雨中的一枪穿云。




他正在频道里指示着什么,是些观众们看不懂的代词和坐标,一行行迅速闪出。很快,地图内的角色就变换了位置,背抵图中高山,与敌人形成掎角之势。




身处后方的队长高举权杖,似乎看得清每颗子弹的走向。一枪穿云也并不是一个人冲在前方,屏风战法在地图的另一侧,与他建立了若有若无的联系。




终于,黄少天发现机会!对方主攻手技能出现一瞬空当,这缺口立即被越撕越大。战斗法师的圆舞棍撕起对方牧师作势投入己方包围圈,这被对方立即识破并破解。




然而中国队志不在此。解说发现,原本的分治之势不知何时早已合围,枪炮师的火力线将对方主攻手与援助狠狠隔开。牧师距离不够,保护者也无力回天。




一切只在攻击速度的毫厘之间。








大家都说,不带牧师,一定是叶修大神的战术。




先干掉主攻,也一定是叶修大神的战略。




君莫笑刷副本嘛,谁没听说过。








听到这些的时候,陈果在笑。




“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听说她在采访里说,有幸遇到你,最了不起的你。




其实你也很了不起呀。




“喜欢一个偶像的时候,无论多近多远,都觉得TA最棒了。




 但别忘了,那时候的你,也很了不起。”








6




现在我们来说说S君。




她坐标苏黎世,但与故事开头的L君不同,她与我们的荣耀,没有一丝一毫关系。








现在,她刚刚结束加班,疲惫地经过苏黎世体育馆。高跟鞋底踩在石子路上,叮,叮,叮,回荡着夜的孤独声音。








而此时,




L君边举着手机看文字直播边回到家里,连鞋子也来不及脱就跑去打开电视。




E君趴在桌子上进入了梦乡,电脑没来得及关,B市的天色露出鱼肚白。




A君揉揉眼睛,开始写下一个程序段。




V君和陈果,还有兴欣网吧的其他客人一起,做好了准备迎接最后的时刻。




另一位E君呢,坐在自家的电脑前,胜利和黎明同样离他咫尺之遥。








然后,体育馆里腾起了巨大的欢呼声,气球和花束高高升起,烟火争先恐后炸开,像星星燃尽了,落到她身边一样。




她不明白为什么,眼泪就湿了眼眶。








7




“喜欢一个偶像是怎样的体验?”








天升地降,暮色四合。




太阳风吹起一支歌。




结局在无数世界上演,




是你么?是我么?与星辰擦肩而过。








――我们曾在最平凡角落,彼此浑然不知,合唱同一支歌。








THE END.












ps LEAVES不是离开,是好多好多叶咂-3-




老叶我爱你,祝你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6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