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莫思

瘫。

【ALL叶】你所没说的那句再见

虐QAQ.

沈安初:

☆试图证明自己是亲妈系列。


☆不虐,不虐,真的不虐。


☆不说再见。






一个普通的清晨。


床头的闹钟嘀嘀嘀地响了起来,叶秋伸出手把它按掉,在被窝里又睡了两分钟才起来。


他穿上拖鞋去洗漱,刷牙的时候刚在牙刷上挤上牙膏,又好像想起来什么一样跑到他卧室隔壁的那个房间,砰砰砰地敲起门来。


“哥该起床了!再不起上学要迟到了!赶紧起床啊。”


屋内一片寂静,没有响起平时那句“知道了马上就来”。


他又用力敲起门来,里面还是没有动静,于是他直接推开门来——门里还是一如既往的乱,堆满了各种书和游戏盘,地上还放着几件衣服。床上堆满了东西,没法判断他家混账哥哥是不是躺在上面。


难道他已经起来吃早餐了?这不科学啊。


他小心翼翼地踏过那几件衣服来到床边,把床上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都弄走之后才发现床上没人。


叶修不在。


不会是真的起这么早去吃早饭了吧,抱着这个想法的叶秋摇了摇头,觉得自己真是想多了。不过他还是向楼下喊了一声:“哥——”,不一会儿又有一个声音回答他。


“那混小子没下来!”


他皱着眉头站在原地,半晌后仿佛想起了什么一样跑回了自己房间,往自己床下去看,空无一物。


他的行李箱呢!那个放满各种地图压缩饼干望远镜笔记本电脑还有自己辛辛苦苦攒下来的零花钱的行李箱呢!


叶秋含着满嘴的牙膏沫子,想着叶修的离开,感觉现在站在这里的自己像个傻逼。









叶修难得奢侈地打了辆车,急急忙忙赶到医院,一路上催着司机闯了三个红灯,下车的时候司机唉声叹气,看着少年急急忙忙离去的背影也没多说什么。苏沐橙跟在他身后,眼眶红红的,还没哭出声。


抢救室是在四楼,叶修和苏沐橙进了医院问了地方就急匆匆地冲向电梯,就连前台的小护士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难得多看了两眼。


电梯上升的速度很慢,等待着数字变化的同时苏沐橙一直在无声地啜泣,叶修最终叹了一口气,摸了一下她的头:“没事,有哥呢。”


他难得收起了吊儿郎当的性格,认真温柔的样子在这种时候意外地出现。可惜没什么时间用来感慨,两个人出了电梯便径直向亮着手术灯的抢救室奔去。


旁边有两个小护士在议论:“今天这个病人送来的可有些晚了啊……里面估计抢救也挺呛的。”


“可不是嘛,听说还是个孤儿,只有个妹妹……”


“哎……”


叶修抬头向她们那个方向皱了皱眉,两个小护士立刻闭上了嘴。与此同时手术灯暗了下来,两人的目光立刻转向抢救室的门口。最终只有一个医生走了出来。


“哪位是病人家属?”


“我是。”叶修拍了拍苏沐橙的肩膀,走上前去。


“很抱歉,手术……”


他身后的苏沐橙已经泣不成声。叶修握紧了拳头,突如其来的心绞痛让他蹲下了身子。


他包里装着的那份两人与嘉世的协议书,终究成了笑话。









许是因为三连冠喝了些酒的缘故,叶修一晚上睡的很是香甜。他本来酒量不好,喝一些就睡,却在半夜时忽然地醒了过来。


之前迷迷糊糊的好像有人来过的痕迹,那人好像还坐在床前和他说了几句话,不过他记得不太真切了——或许这是一场梦?无从得知。


叶修看向窗外,天边隐隐约约已有些霞光,心里有些东西忽然催促他赶紧起床,于是他真的起了,披了一件衣服。


出去看的时候嘉世队员们已经摊成了一团,就连陶轩也毫无形象地躺在一个队员的脚上。他看着这群人感觉有些头疼,却没在其中看见吴雪峰的身影。


脑袋又隐隐约约地疼了起来。


叶修扶住脑袋,有几句对话从他的脑海中飘了出来,像是梦,又像是他自己的臆想。


这下子他是真的醒了,揣了个钱包就往楼下跑,拦住车后匆匆忙忙地嘱咐司机往机场开。上次这么慌张还是三年前的事情,叶修坐在车上苦笑。


他下了车拔腿便跑,甩给司机几张红色的毛爷爷,弄的对方一脸懵逼。他走到机场内时向四处张望,却始终没看到吴雪峰的身影。


妈的,这个点不睡觉跑来这里的自己真是智障。


叶修暗骂,却在国际登机口处看到了熟悉的身影,他看见对方后想要大声喊出声,长了口却没发出声音。


于是他看着对方检票,离开,直到身影消失在人群中。


“定了今天凌晨的飞机,到美国的。”


“我是时候要退役了,你还有很长时间能够驰骋在这片赛场上。”


“要好好和嘉世一起走下去啊。”









韩文清今天所到之处气压格外的低,就连到食堂吃早饭时也没有人敢招惹他,都躲的远远的。


他有些莫名其妙,虽然平日里这些队员们对他好像都有点怕,但似乎也没有到这种程度。


韩文清到窗口去打了饭,坐下来的时候不知道谁打开了电视,现在正在播出的是电竞新闻。


“昨日嘉世方面宣布消息,嘉世的队长叶秋已正式宣布退役并与嘉世解约,他的帐号卡一叶之秋将被……”


电视里一个女声正说着这个,声音里透露着对于叶秋离开的无限悲伤和感慨。


韩文清拿着勺子的手抖了一下,随即深深地皱起了眉头——他知道叶秋与嘉世不合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可这退役也未免太突兀了。


接下来电视上又播放了几个一叶之秋的经典战斗片段,bgm无限感伤,霸图食堂的气压也特别低,没人敢说话。


所有人都等着韩文清的反应,而他只是在看到后淡淡地说了一句:“缩头乌龟。”


牛逼!不愧是韩队!


队员们心中不禁升起了这样的想法,把“以后对手的队长就不是叶秋了”这样的感伤冲洗的一干二净。张新杰从一旁走过来,追上了吃完饭离开的韩文清。


“去哪里?”他问。


“去训练。”韩文清冷冷的说,“叶秋会回来的。”







关于那些很久以后的事情。






叶修拖着行李箱走进院子里,小点听到脚步声奔了出来,而跟在它身后的是有些莫名其妙的叶秋。


他放下行李箱去摸小点的头,笑道:“这么久没见想我没有呀?”


叶秋立刻道:“没有!”


“我和小点说话呢你插什么嘴。”叶修继续逗了一会儿狗才站起来,最后笑着看向对方,“不对你哥说句什么?”


“……欢迎回来。”






叶修站在世邀赛的颁奖台上,灯光一时晃了眼,于是他稍稍往旁边站了些,把位置留给兴奋不已的国家队队员们。


人群中有道视线格外显眼,叶修想要捕捉它,却怎么也做不到,于是这种感觉一直持续到他下场以后。


旁边缓缓走过来一人,怀里抱着一大束鲜艳欲滴的红玫瑰花,冲着叶修温暖地笑。


“……真俗。”叶修撇撇嘴。


吴雪峰笑:“这不是不知道送什么了嘛……不过也挺好的。”


“是挺好的。”叶修说道,“不过不代表我原谅你当年不告而别。”


吴雪峰一怔,随即笑的更温柔起来:“……知道了。”





韩文清从全明星的观众席上离开,脚步匆促,不多时就到了后台一个通道。


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在抽烟。


“老韩?”对方察觉到他的到来,惊讶道,“你怎么过来了?”


“刚刚那个龙抬头果然是你。”韩文清没有接他的话,反而说道。


“对啊,不能是哥还能是谁?”叶修挑眉,“我回来了。”


“知道你会回来的。”韩文清说道,到最后还是没忍住给了对方一个拥抱,“……欢迎回来。”






叶修站在墓前,墓碑上那个少年依然笑的灿烂而阳光。


他手里拿着一直白玫瑰,自顾自地念叨着。


“来扫墓也不知道带什么花好,听说白玫瑰是带给已逝的恋人的,给你好像不太合适?”


“算了吧也不计较那么多,挺久没来看你的了,不过我要退役了……这次是真的退役啊,以后就不在H市了。”


“不过你放心,我会经常过来看你的。”


“说起来这十年哥都快老了,老韩的脸也越来越黑了,只有你啊……一直是那副模样。”


“……再见。”



END.

评论

热度(534)

  1. 鸩鸠'__ 历尽艰险。沈安初 转载了此文字
    一路走来。欢迎回来。 愿你历经世间艰险,归来任是少年。 #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