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莫思

瘫。

这个世界永远比你想象中坏一点,这个世界永远比你想象中好一点

只是习惯了与世无争顺逐安康。但绝不是逆来顺受低眉顺眼。

十年期至 荣耀开场:

朝花酱。:



关于里约奥运会等等,实在是有些想法不吐不快,或许有些阴暗,但是都是自己真正想说的话。




这些话本不应该由这个天天卖萌撒娇一会儿撒糖一会儿撒玻璃渣的二次元号说,但是实在是憋了太久了。




很多人说,里约奥运会太差劲了,巴西太差劲了,然而我所感受到的并不只有这些。




我最大的感悟就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太多的人讨厌中国,看不起中国,甚至看不起亚洲。




原本朝花酱可以说是“温和派”,始终相信着我们被人看不起是因为我们做的不够好,只要中国经济强盛政治稳定,那些质疑声自然而然就会消失,相信着只要我们足够强大,国土纷争什么的就都不是问题。








然而随着渐渐长大,从学业中解脱出来,开始自己关注而非从老师同学电视机口中听闻一些新闻,我被这个世界的恶意所震惊了。




善意都被当成了别有用心,被一些人扣着高帽子指责,被指责没有人权,被指责歧视,被指责独裁,包括这次唐顿的事件,被抓住失误产生的污点攻击,还有遭受各种不公正的待遇。




这个世界似乎本来就没有公平,谁强大,谁就有权力制定有利于自己的规则,而弱者只能服从规则,然而弱者不甘心,它抗争着,从规则的枷锁间隙往上爬,就要爬到顶端时,权力者随意地改变了规则。




于是努力大多浪费,那些有天赋又努力的人仅仅因为没有倚靠着权势而功败垂成。




或许正因为我没天赋又懒惰,所以才更加为那些出色的人感到可惜。




朝花酱一直引以为豪的事情,就是自己从不率先以恶意揣测别人,然而这股扑面而来的恶意实在是太过浓烈,辣眼睛,恶心。








说到恶意,这一两个月在知乎和微博看到的各种关于少数民族的言论也让我触目惊心,曾几何时我也认为有人在故意挑拨民族团结,中华文化兼容并蓄,没有什么是容不下的,有过毒害人的封建思想,也有过孔孟盛唐的开明,说少数民族会威胁大多数人生存什么的简直是无稽之谈。




这样的想法体现在很多方面,比如我在学校看到很多抱着头巾的女孩子,我对她们的印象只有:长得很像外国人,高挑又漂亮,从新疆来的,能以比我这个本地生还低很多的分数进入学校,很羡慕。




坦白说,大学已然过了三年,整个班级我不知道谁是少数民族(除了隔壁的妹子,小小吐槽下,她太张扬,满族人,天天拉着我说自己是格格叫我跪下【玩笑】,说颐和园啥的都是她家的……)因为我觉得没有必要,是什么民族根本不重要,甚至幼年时期关系最好的男性同学就是回族人(虽然后来他转去回族小学了)




然而在了解过后,才突然发现,她们戴的那些头巾和我戴的帽子并不一样,原来并不只是单纯的装饰品而已,并不是我曾以为的让她们自豪又喜欢的民族特色,而是被规定必须戴着的东西。




然后又看了一些人的发言或是发言截图,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和台湾那时候的问题一样,我一直甜美地觉得,文字与语言相通,沟通起来没有困难,分明就是一家人嘛,只是时机不对,如果我们国家足够强大,足够厉害,自然而然就会团聚到一起的!




以前的朝花酱实在是太天真,以为生活是一面镜子,你只要对它微笑,对它好,那么它也一定会回馈给你同等的善意。




完全没想到,我把对方当家人,却有人把我当粪土。




那种恶毒的诅咒,充满恨意的揣测,我复述给室友时她们和我当初的反应一模一样:“怎么可能这样呢!一定是你看的那个圈子把有问题的地方放大化了,我认识那么多xxx,他们都没有这样的!”




一次两次还可以这样说服自己,但是发生了太多次,在世界各地不同事件之中见了太多次,渐渐地朝花酱“大家都很友善!一定是在骗人!”的思考方式已经无法自圆其说,确实有很多的不公,很多的恶意。








想来自己绵羊性格有一部分是遗传自父亲吧,我跟他说里约基建差,他说那是大家在调侃里约,打包票说奥运会可以正常举办没问题的,我跟他说黑判,他说本身那个项目中国就是弱项,说运动员发挥失常,可是我跟他一起看的那场57kg男子举重比赛,那个意大利选手明显没有做出规范动作却被通过,而另一个亚洲选手则被双红一白作废,我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父亲避而不答。




也不愿他,我们、甚至大多数中国人都不愿意以恶意揣测别人,从自己身上找原因,是不是哪里不够好,是不是做的还不够,这本来是一种代表着忍让的好的传统,可是这并不代表中国人可以被欺负,并不代表可以仗着这一点连最起码的公平都不顾。




各方各面,实在是,很气愤。








总的来说还是我们不够强,中国要做世界第一,中国一定要做世界第一,并不是为了什么骨气,为了当什么天朝上国,为了什么称霸世界,而是因为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要让这个国家人人都过上衣食无忧,甚至可以追求自己梦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的生活,为了我们的国民不被不公平地对待,中国必须是世界第一。




这个国家确实有数不清的缺点,正因如此,才更要努力不是吗?




平凡又渺小,没有才华又愚笨的我所能做的大概很少吧,但是无论再怎么小的努力,乘以十四亿,都会是很大的进步。








说了这么多负能量的话,其实这世界上还是相信正义的人多,很多人愿意抛弃有色眼镜重新审视这个庞大的发展中国家,愿意伸出友好的手,虽然这与我国实力增强密不可分,但是我还是愿意相信凡是都有一体两面,有讨厌中国的人,同样也有喜欢中国的人,为了不让那些喜欢中国的人失望,为了不让他们感受到和我所感受到的一样的感觉,朝花酱以后依旧还是不会首先以恶意去揣测任何一个人。








然后,不再逃避,勇于直面真正的恶意。


评论

热度(66)

  1. 君莫思白泽先生 转载了此文字
    只是习惯了与世无争顺逐安康。但绝不是逆来顺受低眉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