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莫思

瘫。

我们为什么要看奥运会

榭寄生:

据说巴西有一句谚语


走到尽头,尽如人意


 





起先,作为一个透透彻彻的运动白痴,我是不理解奥运会的。


不知道一群人在一起比赛谁跑的快、跳得高意义在哪。


出门还不是用车!


击剑和标枪这种,肯定是不让上地铁的!


那么为什么还有人要去做这些看上去并无任何意义的事情呢?


为什么我们这群瘫在沙发上的人,还会去关注呢?


我想是有两点原因的,一点是为国家,一点是为自己。


先说第一点,为国家。


 


俗话说,狗不嫌家贫,子不嫌母丑。


我想不管一个国家在世界版图上有多么渺小,在它的子民的心中都是伟大的。


一个国家不管被别国怎么攻击和诋毁,它的子民都会无条件维护的。


前一段时间闹的沸沸扬扬的韩国女团成员之一,有支持台独倾向,于是被各路网友讨伐。


网友纷纷打出“国家面前无偶像”的字样。


后来姑娘终于出来道歉,这样的事件还有好几起,结局都是面向大陆人民道歉。


前几天南海事件也是闹得沸沸扬扬,


白岩松在里约奥运会开幕解说期间,


对于菲律宾代表团出场时的全程沉默,圈了一堆粉。


大家纷纷表示这事做的漂亮。


我想这些在关键时刻纷纷力挺祖国的人和每天骂腐败,骂政策,骂城管的其实就是一拨人。


我们生活在这个国家,深知这个国家的不易和屈辱。


我们比谁都对这个国家抱有更高的期待,期望它更加富强,期望它更加繁荣。


期待它的每一个好成绩。


当我们看奥运会时,升起中国国旗,


在一个汇聚世界各地人的场馆里,回荡起嘹亮熟悉的中国国歌,


我们热泪盈眶,


国旗缓缓升起,雄狮抖了抖身子,发出震撼的怒吼。


当我们看阅兵仪式时,


一排排规划整齐的军人,端着枪目视前方,踢正步斗志昂扬。


那时候,我们满满的都是安心和骄傲。


而我们也更应该时刻记得,


因为我是一个中国人,所以我不做任何让国家抹黑的事。


出国,言论,面对一切,要时刻记得传承了五千年的大国风范。


有一首歌里唱:谁敢侵犯我们就叫他灭亡。


大概就是在说这点骨气吧!


再说第二点,为自己。


我想当今世上,很难再找到一个职业,可以跟运动员比公平了。


这个职业走不了后门,上天的关系也不行,大家一板一眼凭实力说话。


有多快,有多高,有多远,有多准,事实从不撒谎,也掺不了假。


这真是个让人充满挫败感和荣誉感的事业。


也正是这个比赛,


让人相信天道酬勤,


让人知道有天赋还努力的人有多么可怕和伟大。


我们关注奥运会,也是对一切还抱着希望,


希望那些努力的人能取得好成绩,


像相信自己努力也一定能成功一样。


我们给所有为梦想坚持的人鼓励,


也在为自己在生活中咬牙的时刻鼓励。


你看,


总是有人要成功的,那么我为什么不能是那一个呢?


刚刚看到新闻说,越南10米气枪选手黄春荣为越南拿到历史首金,


但是估计是因为越南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好的成绩,


于是也没人关注,


比赛结束,黄春荣自己默默的坐上了通往市区的媒体班车,直到下车才被车上记者发现。


我不敢妄加猜测黄春荣当时的所感所想,只是觉着这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


他给了自己一个完美的交代。


在追逐梦想的路上,我们时常是孤独的,


没有人认同,没有人理解,别谈支持了。


于是,牙咬碎了就吞了再说话


于是,受伤了就自己贴个创可贴


你看,这一切还不是叫我熬过去了。


奥运会官方说,奥运会最重要的不是胜利,而是参与;


正如在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不是成功,而是奋斗;


但最本质的事情并不是征服,而是奋力拼搏。


于是,我们只要拼尽全力,总会好起来的。


大家应该都知道《老人与海》里面的经典名句:


“不过人不是为失败而生的。”


他说,


“一个人可以被毁灭,但不能被打败。”


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碎碎念:


网上现在很多人说不应该只赞美第一名,


应该赞美参会的每个运动员。


但因为世间的赞美总是给第一名,


所以赞美才昂贵,


所以世间才残忍。


作为一个资深成绩不如意的人,


每当失意时,我想听见的并不是安慰和赞美,而是让我自己静一会儿。


但是,世间人又并不是都如我一样。


于是,有人给需要赞美的人赞美。


有人给需要安慰的人安慰,


这样,也挺好。


再碎碎念:


 


周五定了去杭州的车


在杭州待了两天


去了五个地方



一家书店


一家木艺手工店


一家传统材料图书馆


一个萤火虫展览


一个监狱主题的恐怖鬼屋


明天会细细聊一聊


~


今天十点钟到家,


收拾好一切已经接近十二点


更新有点慢


~


爱你们


 



评论(1)

热度(4)

  1. 老大君莫思 转载了此文字
  2. 君莫思三更半夜茶老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