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莫思

瘫。

[双叶]愈合<完>

温暖。

阴天有雨:

  


  1.


  


  “叶秋,你的理想是什么?”


  叶秋依稀记得那个混账哥哥在离家出走的前一天晚上跟自己聊起的这个话题。


  他们两兄弟睡在一张床上,彼年幼小的他们,已经依稀可见成长之后性格的雏形。叶修睡得歪歪扭扭,不在意自己的姿势有多难看。而叶秋却睡得安安分分,像教科书里面最健康的睡姿那样完美。


  “离家出走。”叶秋记得自己是这样回答的。


  叶修嗤笑,一脚把被子踢开。


  快要入睡的时候,叶秋好像听见叶修在说话。说什么记不太清了,身旁是窸窸窣窣的响动,一只很凉的手掌落在自己的额头上,却让叶秋感受到了灼热。


  “嘿,看哥先给你做个示范。”


  


  第二天一早,叶秋醒来的时候,发现身侧的被窝早已经冰冷,楼下客厅里传来爸爸气急败坏的声音,妈妈大声和爸爸吵架,如果你不是那么苛刻,孩子也不至于离家出走云云。


  叶秋默默地下床,叠好被子。


  转身走到衣柜,拉开。发现自己准备了好久的离家出走的行李,不见了。


  叶秋皱了皱眉,换了衣服后走回浴室洗漱。刷着牙的时候,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恍恍惚惚地想,混账哥哥现在跑到哪里了呢。


  等到叶秋下楼的时候,爸妈已经不吵了。叶秋淡定地走到餐桌旁坐下,拿起水煮蛋磕破剥壳,慢慢地吹凉稀饭,一口一口地吃了起来。


  “小秋……”妈妈才开口,叶秋就抬起了头来。眼神晶亮,神情从容而镇定。


  叶秋吃下最后一口,放下勺子抽纸巾擦了擦嘴。“妈妈,我要去上学了。”


  


  


  2.


  


  叶秋喜欢过一个女孩。


  那是初一的时候,女孩是班里面的文艺委员,长得漂亮,性格也十分甜美。


  正当叶秋鼓起勇气,准备对女孩儿表白的时候,他那混账哥哥抢先一步,收到了来自于那个女孩的情书。


  


  “凭什么?!”叶秋不服气,“我们长得明明一样,我哪里没有你好?!”


  不,实际上叶秋不是想表达这个。或许小小少年的连自己的内心到底想要的是什么,也说不清。


  他觉得自己哥哥被人家抢了,这样的愤怒要更胜于自己喜欢的女孩喜欢自己的哥哥。


  叶修玩着游戏,扔下手柄的时候,叶秋还在气鼓鼓的,不禁笑道,“你还有完没完啊?就是你总是很容易生气,人家才不喜欢你,男人嘛,要淡定点。”


  小秋儿,叶修每次逗叶秋的时候,都会这样这样叫。


  叶秋不管,“我不准你跟她在一起!”


  叶修哄着小秋儿,“好好好,我有你跟我在一起就够了。”


  那一年的他们,仍是像所有的同卵双胞胎一样,尤其喜爱粘着彼此,并且领地感十足的防备着任何人插足进他们之间。


  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哪怕就是一起呼吸,也会觉得很舒服。


  


  叶秋来到了学校。回教室的时候,被一个女生拦住了。他定睛看去,忽然觉得自己两年前喜欢的这个女生长了一张路人甲的脸,好似扔到人群里,自己就再也无法找出来。


  “喂,叶秋,”女孩手里拿着早餐,“你今天怎么没和你哥一起来?”


  叶秋感觉自己的心脏忽然被撕裂出了一道口子。他握紧了自己的拳头,盯着女生的脸一字一句认真地说,“我不许你喜欢我哥!”


  十五岁那年,一直以来形影不离的双胞胎终于分开。自那天之后,叶秋总是会莫名其妙地犯一些错误,比如觉得自己身旁有人,靠过去差点从楼梯上摔下去;比如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会给自己身侧的空地扯扯被子盖上。


  妈妈担心,曾带叶秋去看过心理医生。医生说,双胞胎忽然分离,有这样的现象难免。只要让叶秋走出双胞胎的世界,跟更多的人接触,这样仿佛被撕裂的现象,就会慢慢地愈合。


  回去路上,妈妈说要帮叶秋报名夏令营。往年爸爸都不允许他们兄弟参加,一到暑假就把两人带去军营里面锻炼。


  叶秋看着车窗外,一向比叶修更顽皮的叶秋,好像忽然间长大了。他认真地说,不用了。


  


  


  3.


  


  兴许是对小儿子性格转变的愧疚,也可能是对大儿子离家出走状况的担忧。对于叶秋跑去H市看望哥哥的行为,一向严厉的叶爸爸竟然没有过多的过问。


  叶秋买了机票,往自己的身上藏了很多钱,行李都不带,就直接飞到了H市。


  他到了叶修现在住的地方,一个小破出租屋。叶秋敲门,开门的是一个女孩,女孩看到叶秋,仰起头十分崇拜地哇了一声,“哥你看,真的有跟叶修长得一样的人!”


  被叫哥哥的男生手里握着锅铲从冒烟的小厨房跑出来,“咦,好像没有叶修欠揍。”男生观察了半分钟,下了结论。女孩也郑重地对自己哥哥的结论表示了赞同。


  叶秋:……


  


  走进这个小破屋,他看到了他的混账哥哥。


  叶修坐在一台组装电脑面前,正在抢boss。叶秋走到了叶修的身后,未曾开口。叶修带着耳机也未曾回头,却像双胞胎特有的心灵感应似的,“来啦?再等我两分钟。”


  果然是两分钟,他的混账哥哥一向守信。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叶修下线,边念叨着边收了钱。支付宝叮一声,抱着手机在玩的苏沐橙吧嗒吧嗒地跑到叶修旁边,“钱到了,你看是不是?”


  叶修确认的汇款人和金额,立即就关了机。


  省电要紧。


  


  他这才有空抬头看一眼他的弟弟。


  叶修站起来,搂住叶秋的肩。


  小秋儿你长高了~


  苏沐橙捂着嘴巴吃吃地笑,小秋儿呀。


  叶秋决定带来的一毛钱都不要给混账哥哥了。


  


  


  4.
  


  


  叶秋留在苏家吃饭,用的是叶修的碗。苏家只有三个碗,三双筷子。叶修跑下楼,买了份烤鸭,顺了人两双一次性筷子,用盘子吃饭。


  “你现在靠代练挣钱?”叶秋问。


  “嗯嗯,”叶修囫囵地点头,“不然养活他们两个容易吗?”


  苏沐秋不乐意了,在餐桌地下狠狠地踩了叶修一脚。被叶秋发现之后,十分坦然地抬起头来,对叶秋笑得灿烂,一旁专心吃饭的苏沐橙也立即跟着哥哥,一起对叶秋笑得跟小花朵似的。


  


  苏家小出租屋只有两张床,沐橙小公主自己睡了一张,叶修跟苏沐秋挤挤睡一张。当叶修以地主身份邀请叶秋留下来过夜的时候,叶秋毫不留情地拒绝了。


  在送叶秋去机场的路上,两兄弟交换了自己近两年来的生活信息。


  “我要做职业选手了。”叶修说到。


  叶秋点了点头,“我准备去部队。”


  叶修挑眉,以自己特有的方式关心傻瓜弟弟,“不离家出走了?”


  年少时的叶秋,最抵触的就是部队。


  叶秋摇了摇头,“等你回家我再走。”


  


  这番对话平白无奇,可叶秋直到很多年之后都不曾忘记。可能是最初决定双胞胎走向不同人生的起点,亦或是叶秋第一次在哥哥面前耍帅的关键情节。


  直到很多年后。他那混战哥哥玩游戏终于得到老头子的承认,半夜抱着自己微微抽搐却没有哭出声的时候,叶秋才恍然间明白。


  他之所以忘不了,是因为从那一刻开始,叶修跟自己除了外表之外,再无相像的地方。


  像是裂变的原子,被周围物质影响,拥有了不同的化学性质。


  这之后叶秋是山,坚毅、果敢;这之后叶修是水,温和、坚持。


  你总能分辨出他们。


  


  


  5.


  


  距离兄弟俩相见不过三个月,叶修忽然回了家。


  当叶秋和爸爸忽然间回家,发现在房间里面翻身份证的叶修。


  叶秋身上穿着迷彩服,原本和叶修一样白皙的皮肤被晒成了好看的古铜色,手臂也隐隐有了肌肉的轮廓。爸爸在楼下叫,叶秋洗完澡下来吃饭。


  叶秋立即返身关上了房门,动作迅捷而轻,咔哒一声落锁。


  他没有过问叶修回来干什么,翻了衣服就往浴室走,等到他洗完澡出来,他那混账哥哥已经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坐在床上笑眯眯地翻叶秋这两年来的相册。


  叶秋自然地走上去,和叶修一起翻看起了相册,给叶修说着这张相片是什么时候拍的,另一张拍摄时又是如何。


  兄弟俩就像从来没分开过那样,你一言我一语的交谈着。直到妈妈来敲门,小秋吃饭了。


  叶秋收好相册,叶修也准备躲进卫生间里,还未走两步,就被叶秋拽住了手,叶秋翻出了作战绑带,一头缠在自己的腰上,一头绑在兄弟俩那几吨重的檀木书柜上。


  叶秋推开铝合金窗,楼下没人。


  他回身对叶修伸出了手,叶修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手塞入叶秋的手心。


  他们的房间在三楼,叶秋抱着他的哥哥,身子后仰,边蹬墙边往下跳,像是攀岩那样,他们安全落了地。叶秋把叶修放下,顺手给叶修整理整理乱了的头发,“我回家吃饭了噢。”


  叶修点了点头。


  叶秋像是矫健的豹子,顺着他们下来的痕迹,拉扯着绑带快速地就翻了上去。不到几秒的时间,叶秋就消灭了作案工具,将微微挪位的书柜推好,站在窗口对叶修招手。


  


  


  6.


  


  时间过得太快。


  等到叶秋拥有搬离部队宿舍权利的时候,荣耀的天下,已经不是嘉世的了。


  叶秋坐在办公室里面看第六赛季荣耀总决赛的转播,警卫兵敲门进来给叶秋一份文件,看到电脑屏幕笑了出来,“首长你也是荣耀迷呀?”


  警卫兵声音惊讶,叶秋闻言,笑了笑。


  快速地浏览文件之后,签署了自己的名字。


  “话说首长你的名字和荣耀里面最厉害的那个选手一样呢!”警卫兵兴奋道,他们这群当兵的没什么时间玩游戏,也就是偶尔搓一把,他连各大战队的名字都没记全。


  叶秋看了看电脑画面,蓝雨的夜雨声烦将微草的牧师送了出局,大势已去。


  比赛看完了之后,叶秋在QQ上给混账哥哥发了消息。


  


  一叶之修  ××:××


  今天有人跟我说你是荣耀里面最厉害的


  一叶之秋  ××:××


  [大兵叼烟]


  一叶之修  ××:××


  哥,我准备出任务


  一叶之秋  ××:××


  多久?


  一叶之修  ××:××


  大半年吧


  一叶之秋  ××:××


  恩恩,注意安全


  一叶之修  ××:××


  好


  等我回来,该你拿冠军了吧


  


  这番对话无疾而终,叶秋没有告诉叶修自己是要去危险的边境缉毒,很有可能再也看不到他的混账哥哥了;叶修也没有告诉叶秋,可能他在未来的三年里面,都不能拿冠军给他的傻瓜弟弟看了。


  叶秋心里那道属于叶修的伤口,已经结痂。


  


  


  7.


  


  叶秋最后是负伤回来的,背上留下了一个弹孔、还有一道扭曲像是蜈蚣一样的伤疤。


  自那次之后,叶秋就转了业。妈妈天天哭,然后爸爸就屈服了。叶秋被安排进了大伯的公司,大伯很高兴,有本家子侄帮忙打理公司,以后自己的产业也不会传到外人的手里了,想起一些人打自己独生女的主意,叶家大伯就生气。


  叶秋又花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熟悉公司业务,恶补金融知识,许是兄弟俩原本就是天才,叶修是对游戏上有无师自通的造诣,而叶秋是在金融领域上有无可比拟的天赋。


  只可惜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叶修现在因为自己的天才遭受了嫉妒和排挤,从自己最初的领土离开,从头再来。叶秋因为自己的天才很快就接手了高层,带着那道阴雨天气就会疼痛难忍的伤疤,东山再起。


  


  后来叶秋来到了兴欣网吧里陪叶修过年二十九,看到叶修住的储物间的时候,还会笑一笑。主角设定吧,一开始都要住一住比较烂的地方。


  晚饭的时候,叶秋又见到了苏沐橙。大姑娘了,跟那一年对自己傻笑的小女孩不一样了。


  兄弟俩一杯倒,若说这两个天才有弱点,那大概是奇差无比的酒量。


  叶修把叶秋扶到自己床上去睡,自己跑去沙发睡。帮叶秋掖好被子之后,原本熟睡的叶秋忽然伸出手,紧紧抓住了叶修的手腕。叶秋睁开了眼,看似清醒,眼神却没有焦距。


  “睡了睡了。”叶修带着酒意,伸出手轻轻地拍着秋弟弟的背。


  叶修掌心下就是叶秋的那道疤,他一下又一下轻轻地拍着。叶秋努力地睁大了眼,对他的混账哥哥说,“我不疼。”


  “好,你不疼。”叶修回应,“快睡了。”


  叶秋还是继续睁大着眼睛,“你累吗?”


  叶修沉默了一下,拉开被子在叶秋旁边躺下,“有点。”


  叶秋自觉地往靠墙的方向挪了挪,分出一半位置给叶修。


  “那快点睡。”


  “好。”


  


  


  8.


  


  第十赛季总决赛的时候,叶秋到了现场。


  说实话,在金融上天才的叶总裁一点也看不懂荣耀,他买了两包瓜子一边磕一边看,被身侧的轮回粉狠狠地瞪了几眼。


  什么人啊,大晚上看比赛的还戴墨镜。


  叶秋推了推眼镜,不戴眼镜等着被打吗?


  比赛结束之后,他刷脸跑进了选手通道,看见领奖下来的兴欣,看到了拼到浑身脱力的自家混账哥哥。


  “哇,老大!那里有个人跟你长得一样!”包子夸张地大叫了起来。兴欣的人一下子呼啦一声围了过来,叶家兄弟被包围在人群里。


  “干什么?”叶修无奈,“没见过双胞胎啊。”


  


  叶修就这样跟着叶秋回了家,他们下飞机的时候,已经半夜了。回到家的时候,家里的两老已经睡了,叶秋牵着叶修的手,回到他们最初那十五年一起住的那个房间里。


  洗了澡之后,兄弟俩躺床上聊天。


  叶修伸出手把了把叶秋身上的肌肉,透过薄薄的睡衣,摸到了叶秋背后那粗糙疣状突起的疤痕。他唰地一声翻坐起来,掀开叶秋的衣服。


  “怎么来的?”叶修问。


  叶秋伸手,把混账哥哥扯到自己怀里,闭上眼睛睡觉。


  叶修一直盯着傻瓜弟弟,大有得不到答案势不罢休的气势。半晌,叶秋伸出手,遮上叶修的眼睛,像是梦呓般低声说,“都已经愈合了。”


  


  


  


  FIN.


    

评论

热度(1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