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莫思

瘫。

从不曾抬头注视远方的星辰
也不会在意头顶闪光的灯

许若年开始
就注定
火热水深

麦比乌斯环缠绕在身
你是最完美的维鲁特威人

若是破晓与午夜时分
山川倾流 颠倒澜生
你还会重卷战袍撕裂征程
踏足静默的坟

在你涉世未深
象牙塔中的闸门
风信子的馥香
浩渺无声

燕子与火
纷燃的战争
还有谁 留在那儿
座下不仁

都化作沙烟浮沉
重游故地听一曲笙
从此以后
荣耀与归
再无真神

noo:

其实一直想吐槽队服好像天朝校服……

评论

热度(1955)